天秤座天生丽质难自弃

之前曾有媒体做过数据统计,发现不管国内还是国外,风象星座都是最容易出明星的配置:想来跟风象星座本身相貌就很出众有着必然的联系。

比如高圆圆(天秤),不仅是直男们心中的白月光,常年霸榜虎扑首席女神,即便是女人看着她,也会不自觉心生怜爱。

天秤座天生丽质难自弃
关于高女神的美,有句话特别让我印象深刻:最美的高圆圆,绝对不存在于杂志封面的精修图中。这话确实不假,很喜欢这张她站在欧洲地铁处的样子,像一阵微风,吹过人的心间,绽出一片涟漪。如果说想要浓艳尚可靠妆容弥补,那么这种浑然天成清爽,真的是无法模仿的禀赋。

如今港风妆容再度流行,那我们往上推,便会发现,在港风美人大放异彩的90年代,也是风象星座占了大半江山:李嘉欣(双子)、关之琳(天秤)、王祖贤(水瓶),个个美得惊心,谁看了不念一句绝?

不同于其他星象的美需要见仁见智,风象星座的相貌是大众审美比较能对味的类型,美得很安全,甚少有争议,是大家都愿意承认的那种好看。

就拿以主张个性美的超模们来说,风象也有着更主流的特性:比如下面三位,左边杜鹃(土象处女)和右边裴蓓(火象射手)都隐约带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冷,但同样清瘦的刘雯(风象天秤)即便不笑也有一种亲近感,算是即便棱角分明,直男同样可以get到的“东方脸”。

有意思的是,风象这种美感不仅在女人身上表现明显,放在男人身上也是同理。比如之前那个很火的视频:林更新(水瓶)出席活动,在场的男工作人员见到他都看呆了。

虽然不是林更新的粉,但不得不说他这张脸的确是典型的风象脸,属于三庭五眼都很周正的帅。

相似的例子还有严屹宽(水瓶)、金城武(天秤)、尊龙(天秤),都是剑眉星目的俊朗美,让人错愕风象的颜值胜利,是不是源于连他们的骨相都是相近的。

天秤座天生丽质难自弃
这种周正的特质,除了体现在长相气质当中,进而延展到他们精神世界,也会暗暗要求自己,一定是风雅的。

追求高段位的精神世界

就继续拿我们熟悉的公众人物来举例,你会发现,其实很多风象明星身上还有一个潜在的共性,那便是:追求文艺、高维度审美的雅致内心。

其中很典型便是周迅(天秤),她对角色的把控一方面得益于老天爷赏饭吃的天赋,另一方面跟她本人的审美趣味自然也有着密不可分的牵连:谁能想这个诠释了诸多经典的女演员居然一天表演课也没上过呢?

这显然不是只靠天赋那么简单就能完成的,据说周迅在剧组最常被看到的样子就是低头读书,除了剧本就是各种书,因为她喜欢沉浸在这种避世的氛围中,不仅仅是为了“脱俗”,而是文艺的内在更有助于一个演员去发掘角色的核心。

正如某节目上,周迅去看望一对老年夫妻,丈夫患有阿兹海默症已经记不得妻子,妻子每天去医院陪丈夫聊天。在医院看到这样的情景后,周迅躲开镜头,偷偷去角落擦眼泪。只有练就懂他人苦乐的共情力,反过来观众也才会更懂她。

在深刻共情这点上,风象好像都很特别,包括章子怡(水瓶)也是如此,这个稳坐第一花旦的顶级女星,当年居然是因为表演不合格差点被中戏劝退的学生之一。

虽然有关章子怡的风评多年来极具争议,但论演技,这点她跟周迅如出一辙:真的没法儿黑。

天秤座天生丽质难自弃
即使再尴尬的人物,她也能靠自己的理解演出花来。早年《夜宴》被各大媒体痛批为烂片,但章子怡所饰演的皇后在被刺杀后的回眸,还是惊艳了不少观众的——

——眼含愤恨跟绝望暂且不谈,光这个青筋暴起的瞬间,就足以吊打很多同行(当时的她,也不过才26岁,再想想现在市面上的小花,26岁都拿出了什么表演内容呢?)

而且,关于章子怡,虽然现在做了妈妈温和了不少,但即使年轻时脸上写满了戾气,也依然是让人惦念的。不知道大家是否和我有同样的感觉:女演员,环境太优越就是少了些生命力,没有人世间努着劲儿往上蹿的顽强。

章子怡刚出道时那一脸的欲望,一脸的狠叨叨,倔强中带着必赢的决绝,特别生机勃勃。像刘亦菲(处女)、景甜(巨蟹)和乔欣(射手)这些新起的小花,总让人觉得太娇,老带着温室的味道。

周迅(天秤)和章子怡(水瓶),虽说性格差异很大,一个是讲究闲云野鹤外界勿扰的出世,一个是就要站在塔尖儿睥睨众生的入世,但是在创作的思维上,她们都是互通的,虽说演技和地位不乏天赋与机运的加持,但不可否认,你能明显感觉到这二位对剧本的要求必然是严苛精细的。

天秤座天生丽质难自弃
光从两人都曾自降身价接小成本的文艺片(《李米的猜想》与《罗曼蒂克消亡史》)这一行为来看,就可看出她们对精神世界的追求:我宁可舍弃金钱,也要演到我想塑造的角色。

虽说同为风象的亦舒(天秤)总爱揶揄女明星不要太过文艺,因为本质上她们还是眷恋名利场的光环。但现在看来,追求更深层的文艺世界又有什么错呢?往往在事业上爱惜羽毛的,都是最难被欲望反噬的,不是每个漂亮的女孩来到世间都要做无知肤浅的洛丽塔,能做个孤高些的孔雀,又有何妨?

外向又孤独的红楼梦式情结

而既然提到了风象爱追求精神高度的特点,就不得不说说风象们既外向又孤独的矛盾心性。

表面上看,风象都很花团锦簇:双子奔放、水瓶要强、天秤更是天生情商高的社交好手。但我细细扒了下很多风象明星的采访,发现风象星座其实都带着点红楼梦式的心里情结:喜欢避世,对人生总有一种“白茫茫大地真干净”的悲观。

比如天秤座的李诞(我为文章开头提到的周正美道歉,李诞是风象颜值中的“叛徒”),表面上喜欢插科打诨的他,总觉得人生的热闹都是虚的,连他自己都说自己很虚无。

天秤座天生丽质难自弃
天秤座天生丽质难自弃
包括高圆圆(天秤)也是,我们想象中的高圆圆应该是拥有数不尽的追求者,男人们都会把她视若珍宝,这样的幸运儿怎么会有烦心事,但她多次表达过自己认为生活真的很不快乐。之前在《三联生活周刊》的采访里高圆圆说过:

“命运给人开那么多玩笑,你是不是可以给命运开个玩笑,结束自己的生命。我特别悲观的时候就有这么想。”(我真的很难想象一脸明媚的高圆圆居然会说出这种言论)

连每天在直播间欢声笑语的李佳琦(双子)也说,他性格上虽然乐观,但很多时候他会忧虑、悲伤,还会陷在这种情绪里出不来。甚至焦虑到经常半夜做噩梦,梦见自己的直播间一个人都没有。

创作了那么多人性题材的大导演李安(天秤)也说:“生活是很空虚的,人生是荒谬的,而深层交流不能明讲,只有靠艺术,靠电影,靠这些虚幻的东西,假设的东西,在里面交流,然后你感觉上没有那么孤单,没有那么无助。”

烟花易冷,虚无可能是风象的另一种共性,从热闹到虚无,一层层揭下,才发现风象骨子里原来都带着深深的孤独。

所以他们追逐外在也好,追求文艺也好,或许就是为了消除这种与生俱来的孤独感。也是他们轻易不为外人知的另一面。这可能也解释了外人眼中风象难以琢磨的原因。

但换个角度想想,《红楼梦》之所以被称为名著之首,不正是把这种虚无的美淋漓尽致的展现给了世人么?所以风象的悲观底色未尝不是一种才华。因为这样,才能在艺术的创作上更为动人和深刻。

毕竟文学巨匠白先勇老先生说过:“这个世界,永恒的不是情和爱,能永恒的,只有艺术。”

+

安东尼·罗宾斯曾说过:

“成功的秘诀就在于懂得怎样控制痛苦与快乐这股力量,而不为这股力量所反制。”

如果你能做到这点,就能掌握住自己的人生。

首先,加深对自己的了解,便是情绪管理的一大基本前提,当你可以更好地洞察自己与别人的心理,自然便能收获到更好的人缘与事业,甚至还可以给别人带来启发与灵感,这种魅力,无疑会让我们的生活有了更多闪光的亮点,也更容易让职场道路更为顺遂。

avata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