彗星的分类,彗星的预兆

彗星的“分类”

不过彗星在古代的时候,并不仅仅是一个天文学意义上的天体,它还是一种重要的征兆。但通常而言,彗星带来的预兆都不是什么好事,所以也被称为【灾星】。因此中国民间把彗星的俗名【扫把星】作为一种灾祸、不和的象征,并引伸为对于某些人的比喻。

对于彗星会带来灾祸的预兆,这还并不是中国独有,而是世界各地都有这样的说法,而且还不少。

比如在1066年,哈雷彗星回归,而在同年诺曼人(法国北部种族,建立诺曼底王国)攻占英国。于是这次哈雷彗星的回归就被认为预示着这场英国沦陷的战役。

彗星的分类,彗星的预兆

——但这对于诺曼人来说,岂不是大好事?

所以说,彗星出现并不一定全都是坏事,要看从哪个角度去看了。

而我们现在所谓的彗星,其实在中国古代还有更详细的分类,一者为【彗星】,二者为【孛星】

《晋书·天文志》中说:“孛星,彗之属也。”彗星是长条状的,而孛星是发散状的。
《乙巳占》中说:“长星(彗星),状如帚;孛星圆,状如粉絮。”

但虽然古代是这么分类的,但这种所谓“发散状”的星体,也可能指某些超新星。当然,也有可能是指有多条彗尾的彗星(彗星因为太阳风、辐射压力、自身挥发等等原因,可能会有不止一条彗尾)。

孛星在古代是【真·大凶星】

《汉书·天文志》中讲:“孛星者,恶气所生,为乱兵,其所以孛德。孛德者,乱之象,不明之表。又参然孛焉,兵之类也,故名之曰孛。”所以孛星的【孛】字,应该取自【悖】,代表悖逆、混乱、邪恶。

彗星就稍微好点儿了。

《汉书·天文志》继续讲:“彗星,所以除秽而布新也。”所以【彗】字可能是取自【秽】,代表去除秽气带来新生,因而《乙巳占》中也认为彗星有“除旧布新之象”。

(事实上,彗星的成分是二氧化碳、硫化氢、氨、甲烷、氰化氢等,基本都是特别不好闻的物质,所以科学界也称彗星为散发恶臭的“脏雪球”,要说【秽】的话,倒也名副其实。)

孛星在历史的记载中比较少,远不如彗星的多,可见这种特异的星体的确很少见。而现在(2020年整个七月)我们能看到的NEOWISE彗星,有一根漂亮的彗尾,在中国古代的分类中,也是属于彗星,而不是大凶星孛星。

彗星的“预兆”

那么,彗星的出现,到底有没有【预兆】的功能呢?

古人相信是有的,而且还认认真真记录下来了。随便翻翻史书,就有某年日月出了彗星,然后就出了相应的灾祸或变故的记载。

比如《汉书·五行志》记载,汉成帝建始元年(公元前32年),正月里出现彗星,青白色,肉眼看大约长六七丈、广尺余(那是相当大的一颗彗星了)。出现的方位是在【营室】,也就是二十八宿中的【室宿】

然后刘向(汉朝宗室重臣、文学家、中国目录学鼻祖)、谷永(朝廷官员)就认为,室宿代表后宫、怀孕等,有彗星出室宿,说明会有加害怀孕者、断绝子嗣等情况发生,又表示后宫将受其害。

而历史上汉成帝和许皇后育有一子一女,皆夭折。
许皇后的姐姐在后宫偷摸做法诅咒怀孕的嫔妃,败露后牵连许皇后,皇后被废,后赐死。
而汉成帝的第二任皇后,就是著名的赵飞燕,妹妹赵合德被封昭仪。赵氏姐妹虽然是著名的美人,但心狠手辣,两人都未能怀孕,搞死了其他两位嫔妃所生的皇子,结果汉成帝果然绝后,死后帝位只能传给侄子。
赵氏姐妹最后也都是自杀而死。

所以说,有时候我们觉得中国古代的这些所谓的征兆不过是巧合或骗人的,就像传说中的地震云一样,你看到一些奇特的云,然后去追查,总能追到某些地方有地震的消息。这是因为大大小小的地震实在是太频繁了,怎么的都能合上。

但有的时候,又不得不惊叹这里的所谓“巧合”也真的太巧了点。而且人家是先作出了判断,并且将范围缩小到一定区域、事件性质缩小到某一方向,然后还真能得到验证。

所以古人往往对此深信不疑,并以之为一种警示,做一些努力去试图避免灾祸。比如宋靖康元年(1126年),八月见彗星,宋钦宗马上“避殿、减膳、令从官具民间疾苦以闻(《续资治通鉴·宋纪·九十七》)”。就是说宋钦宗因为彗星出现,所以平时避开正殿、减少膳食、让官员详细上报民间疾苦,摆出一副为了天下苍生要多修德行的样子。

而且这还不仅仅是汉民族,少数民族政权也多有受到影响。在宋朝嘉定十五年(1222年),有彗星出氐宿,蒙古的耶律楚材就说:女真要易主了。同时,因为这颗彗星的出现,金国改元为【元光】,并进行大赦,以竭力避免【女真易主】的情况发生。

由此可见,彗星的出现在古代逐渐成为一种让统治阶级警醒的契机,甚至也变成一种借题发挥的政治手段的依据。

《史记》中就有记载:

齐景公三十二年出现彗星,齐景公忧心忡忡,一众大臣更都哭出来了,唯独晏子脸上嗤笑。

景公大怒,晏子解释道:我这是笑这帮阿谀之臣呢。

景公说:彗星出东北,就是我们齐国的地盘,我很焦虑啊!

晏子说:大王你住那么好的地方,税赋就怕不多,刑罚就怕不重,这样下去连孛星都要出来了,彗星算个毛?

景公说:那能作法祈福避祸吗?

晏子说:这玩意儿是你做的事儿导致的,百姓苦怨数以万计,而大王你找一个人去祈福避祸,能比得过那么多百姓的怨念吗?

由此我们看到,晏子根本就不是在讲祸福、征兆,而是借此机会在劝谏齐景公。《史记》中也没有记载后来齐景公到底有没有摊上什么祸事,看来是没有,或许是他听从了晏子的劝谏而避开了吧。

 

回过来看现在的这颗NEOWISE彗星,它出现在东北方的天空,七月下旬会转往西北方,之后就慢慢变暗到看不见了。

7月14日以后日落后彗星位置示意图,以北纬40度为例

绘制:EN菌 图片来源:果壳

不过最近上海连日阴雨,根本没办法看其到底是在什么位置上,只是按图猜测,大部分应该是在东北方的斗宿位置,行进过程中可能会带到牛宿(就是传说中【气冲斗牛】的斗和牛)。

至于具体是什么征兆,这里就不说了,毕竟古代的论断和我们现代社会还是有区别的。我们不必非要把古代的星象占卜依据套用到今天,但需要注意的水灾,倒是的确有了,不过也不是彗星出现后才有的,今年早就大雨不绝了。

另外刚才也说了,彗星有【除旧布新】的意思,所以我们也可能会迎来一个新的局面或新的时代,未必不是好事。

同时,我们也可以把彗星的出现作为一种自我审视和改善的警钟,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、朋友交往上的关系、工作中与领导和同事的关系等等,都应该有所注意,知礼守礼,方得始终。就像齐景公一样,知道忧虑,也知道改进,方能避开灾祸,获得吉祥。

剩下的,就好好享受这一宇宙奇景吧,毕竟要等到NEOWISE彗星再度回归,那可是在七千年之后了。

  • 彗星的分类,彗星的预兆已关闭评论
  • 59 views
  • A+
所属分类:星盘分析
avatar